091章 才高八斗独眼龙,我的第一个幕僚?(1 / 1)

唐末大军阀 云霄野 3475 字 7天前

听张归霸诧异的问罢,李天衢眉毛一挑,也忽然想起一个人来。

皮翰林?莫非他就是那晚唐著名诗人,也曾效力于黄巢伪齐政权,而被封为翰林学士的皮日休?

但见那人神色木然的瘫坐在地上,听到张归霸叫唤才怔怔的抬起头来。似乎对于这些当初造反起事的将官并不如何关注,那人看来并不认识张归霸,只是瞧他置身于身着唐军制式衣甲的将士当中,便喟叹道:“你唤我做皮翰林...想必也是曾投从黄巢造反的人,如今降从了唐廷,这倒也好......”

那人说着,随即又望向李天衢,从他的面色看来似乎已是了无生趣:“足下便是这一拨唐军的主官?我正是皮日休,的确也曾投从黄巢作乱,今日既被足下拿住,将我交由朝廷治罪便是,伏法受诛,也是无话可说。”

李天衢确定了正史中黄巢败亡后,便下落不明的皮日休身份,暗想后来流传他的结局有种说法是投从反军后不久,便因做藏头谶词,讥讽黄巢而被诛杀,但是按其他史料记载皮日休在反军被荡灭后辗转流离,“客死浙中”。推敲黄巢称帝前后的时间轨迹,他赐封皮日休为翰林学士,如此看来也待其甚是重视。

如此看来,皮日休因作谶讥讽黄巢而被诛杀的说法,应该也是子虚乌有的讹传。

本来黄巢这个铁杆造反枭雄在起事之后也刻意要拉拢文人群体,反军所过之处,宣称身为儒者皆释而不问。而部众烧杀抢掠时,黄巢也曾可以嘱咐不要侵扰读书人家(当然期间寻觅见周朴等隐士并拉拢其投从之时,倘若对方仍视他黄巢为反贼而抵死不从,照砍不误)。而皮日休这等在文人当中风评极高,却在官场上屈沉不得志的群体,当然也会是黄巢迫切想要拉拢的目标。

然而眼见皮日休这副消沉萎靡的模样,看来似是了无生趣,李天衢遂说道:“原来是也被世人称作间气布衣的竟陵醉吟先生,我亦是闻名久矣。听先生所言,也已无意再投从黄巢作乱,我统御军马搜剿反军余孽,亦会招抚肯弃暗投明的勇烈才俊,而我钦慕的先生贤名高才,也不至将先生交由朝廷治罪。”

“想不到行伍军汉,竟也知道我的名号......”

皮日休微微讶异,又抬起头来打量了李天衢一眼,可很快的他又惨然一笑:“什么贤名高才,当年我身为毗陵副使,受朝廷俸禄,而黄巢挥军攻入江浙之时,我也的确未守臣节,投从了造反乱党...更何况已受了伪齐官职,如今落得这般境地,到底也是咎由自取,你也不必对我施恩。”

已言明了有意保住他的性命,可皮日休却仍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,李天衢见了也不由眉头微蹙。然而转念一想,他大概也能体谅皮日休心中的苦楚......

虽然这皮日休才华横溢,在晚唐时节与号为江湖散人的陆龟蒙被世人并称为“皮陆”,可他性情却又相对较为敏感刚烈,且对奉承朝中权贵极为排斥。

正如他当初得礼部侍郎郑愚接见,而那郑愚观皮日休貌相,便评论说“子之才学甚富,入一目何(你虽才华出众,可是怎却一只眼)?”,而皮日休当即便反感的反唇相讥道:“侍郎却不能因为我这所谓一只眼,倒教你这等长着两只眼睛的人丧失了眼力”......

实则被皮日休反讽的郑愚也是个才识过人,而为操劳国事公而忘私的良臣,而且从他们所做的诗词看来,两人政治理念应该也十分契合。可当时尚还没进士及第,并无功名在身的皮日休毫不顾忌让郑愚这个于国难时也曾临危受命,而官拜尚书左仆射的朝廷大佬下不来台,由此可见,他身为唐廷官员之时,也颇有股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架势。

而且于诗歌、辞赋等诸多方面建树显著的皮日休所做的诗文大多抨击时弊、同情黎民疾苦,兼之他的性情使然,无论多有学识、才名再大,恐怕也免不了要受权贵打压,所以皮日休出仕十余载,官阶也一直都在从七品、从八品间上下浮动,始终是屈居下僚,终究难以再官场上有什么作为。

既然皮日休当初便对唐廷时政腐朽而心灰齿冷,也始终不得重用。而黄巢造反生事,由他推翻唐朝政权到底对于黎民百姓而言是好还是坏,这种事当初没法开上帝视角,当然也很难预先预料得清楚。是以皮日休心甘情愿的投从黄巢,而接受伪齐朝的册封自然也在情理之中。

可是既然皮日休也从黄巢驾舆至此,被迫退出长安的反军愈发残暴,所过之处,百姓净尽、赤地千里。而又设捣磨寨、舂磨砦残害黎民掠食百姓的暴行,皮日休也绝不可能一无所知。

贯注进自己心血的那些诗词不会作假,皮日休指责唐廷政权日渐腐朽,苛政压迫百姓,而怜惜人民苦受剥削压迫,所以从一个忧国忧民的唐廷官员,转变为甘愿辅助黄巢反军的伪朝臣子。可是随着形势愈发紧迫,当皮日休亲眼目睹黄巢反军残害百姓所犯下血淋淋的暴行,他又会作何感想?

想必现在皮日休的心态已经彻底崩了,既已然是万念俱灰,又被几路藩镇大军追击猛攻被杀散孤零零的流落于此,似乎也是看淡了生死。要么以后便只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,寻觅个去处隐居再也不问世事,眼下既然被官军擒获,那死便死了吧,这辈子辗转至今,也没什么再值得去留恋的......

大概揣摩清楚皮日休如今的心境,李天衢捋清了话头,随即又喟声叹道:“原来如此,在下曾拜读先生诗篇,非但满腹经纶、学富五车,也足见先生满怀顾念苍生、体恤疾苦之情,然而黄巢党豺为虐,先生后来方知其愈发残暴不仁,罹害百姓、荼毒苍生......

先生本来自谓忧国忧民,对当朝乱政的权奸庸臣横眉冷对。结果反而投从黄巢造反,上对朝廷不尽臣节倒还罢了,可下对黎民苍生,辅佐黄巢却也是助纣为虐。本来自诩体念民生,结果却辅助残暴害民的凶恶贼首,只怕是要被世人唾骂欺世盗名...先生后知后觉、方感惭愧,所以今番既被擒拿住,索性便甘愿引颈就戮,想必也是打算以死谢罪吧?”

轻飘飘的一席话,却如一把锋利的尖刀,直直正搠中了皮日休心中最软弱敏感的位置。他本来颓废消沉的脸上也顿时流露出几分恚怒之色,然而当皮日休抬起头来,又怒目瞧向李天衢时却只是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,他胸脯一起一伏愈发激烈,也终究无法出言驳斥。

毕竟眼前这个唐军都将,的确说中了自己茫然羞惭的因由。

本来敢与当面硬怼朝廷权官,毫不顾忌抨击糜烂时政,当然也是诗书才学出众而极擅唇枪舌剑手段的皮日休,就算此时万念俱灰,却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区区一个行伍军汉直说中了心事,反而哑口无言。而李天衢见皮日休被自己激得脸上终于又显露出几分活泛气儿,便转了个话头,又道:

“只不过人这一死、万事皆休,在下相信先生素怀悲天悯人之情,只是所托者并非是明主。以先生的学识才干,想必仍有机缘造福于民。既如此,先生真要怜惜百姓苍生苦难,与其以死谢罪,却又为何不活着赎罪呢?”